橘子團首頁|橘子團游戲|新游排行|網頁游戲

推 薦 游 戲

跳踩商戶頭延安城管取保候審

來源:未知 發表時間: 2013-09-29 11:40 發布:橘子 | 熱點:

  距離全國500個城市個人住房信息聯網的最后期限已過去一周,有關個人住房信息聯網的情況卻一直未見官方消息。此前,就有媒體發出聲音,認定住房和城鄉建設部爽約,未能完成500個城市的個人住房信息聯網工作。

  記者就此與住房和城鄉建設部取得聯系,但截至發稿時,該部門依然沒有作出回應。不過,一位親近住房和城鄉建設部的知情人士告訴記者,其實大部分城市的個人住房信息已經與住房和城鄉建設部完成聯網。

  而著名立法專家、原全國人大財經委法案室主任朱少平在接受媒體采訪時表示,對房產信息進行采集并聯網,目前已經沒有任何技術問題。但是聯網之后能不能發布,那就不一定了。

  那么住建部一直不公開相干信息是否有難言之隱?

  為何只干不說

  按照以往的經驗,當完成了某項預先計劃的工程后,政府部門都會對外公示,告知社會自己的工作情況。但在500個城市的個人住房信息聯網工程上,住房和城鄉建設部一直很少發聲。

  從過往的經驗來看,個人住房信息聯網工作一直堅持的是“只干不說的作風”。

  2010年4月17日,國務院辦公廳發布《國務院關于堅決遏制部分城市房價過快上漲的通知》,第一次對個人住房信息系統建設提出了要求,原話是:住房和城鄉建設部要加快個人住房信息系統的建設。

  到了2011年1月26日,國務院辦公廳1號文件《國務院辦公廳關于進一步做好房地產市場調控工作有關問題的通知》公布。這個文件除了對房地產市場宏觀調控提出更嚴厲的要求外,對個人住房信息系統的建設也再次提出要求:加快個人住房信息系統建設,逐步完善房地產統計基礎數據。

  在這個文件之后,各地紛紛出臺實施細則,有關個人住房信息系統建設的內容紛紛出籠。

  按照住房和城鄉建設部當年的要求,到2011年年底,全國有40個城市需要完成個人住房信息的聯網工作。有意思的是,這個工作從一開始就體現了“低調”的作風。住房和城鄉建設部一直沒有公布40個需要完成聯網的城市名單。這些城市之所以被發現,是因為它們按照國務院的要求,出臺了落實房地產調控的實施細則。在這些細則里,一些城市不僅把住房信息聯網工作列為目標,還落實了經費,提出了問責。

  2011年年底,約定的聯網時間到了,但住房和城鄉建設部同樣沒有對40個城市的個人住房信息聯網工作進行公開。

  不過,2012年7月初,住房和城鄉建設部一位未透露姓名的人士卻對記者證實,40個城市的個人住房信息聯網已經完成,未來該系統或將擴大到500個主要地級市。

  這個說法在今年3月4日才得到住房和城鄉建設部副部長齊驥的證實。

  當時在記者的圍追堵截下,齊驥表示,40個城市的個人住房信息聯網已經完成,今年還將有更多的城市加入。而就在今年的兩會上,齊驥對“更多的城市”作出了具體的界定,那就是到今年6月底將有500個城市實現個人住房信息聯網?!斑@個事情很奇怪,究竟聯網沒聯網,大家都在看著,卻一直看不到住房和城鄉建設部的表態?!敝袊康禺a學會副會長、北京大學房地產研究所所長陳國強說,這個工作是整個房地產市場運行、房地產調控的基礎工作,到底推進得如何,需要主管部門站出來說句話,而不是讓公眾去猜測。

  聯網的現實難度

  多年來,我國一直沒有能建立起一套有關個人住房完整的數據庫,一個人、一個家庭有多少套屋子,房子都散布在哪些城市,何時購置,很多信息都游離在相關部門的視線之外。

  理論上說,完成全國所有城市、農村的個人住房信息聯網,是完善我國房地產市場發展的一個重要措施。這個基礎數據做得怎樣,決定著房地產市場發展、監管的好壞。如果沒有這個數據,房地產的建設就要冒著“拍腦袋”的風險。尤其對保障房建設,如果連個人住房信息都不掌握,又如何能決定要建多少套保障住房?

  住房和城鄉建設部政策研究中心王玨林就曾對記者表示,不掌握具體信息,房地產宏觀調控的很多措施也就無從做起。個人住房信息系統早就該有了。

  從2011年開始的這項工作正是在彌補多年的欠賬。不過,在各地的信息系統建設中,存在著種種困難。首先是數據錄入的工作量太大。

  陳國強告訴記者,由于過去不太重視過這項工作,各地的個人住房信息基礎數據都很不完整,有些城市甚至很差。雖然完成這個數據庫的建立并不需要太高的技術難度,但需要足夠的時間和人力。對很多城市來說,這個工作可能數年都難以完成。

  即使是像北京、上海這樣的城市,個人住房信息數據工作相對做得較好,但同樣存在很多問題。以北京為例,2006年之后才開始推進住房交易網簽,此后的個人住房信息才實現電子化,而在此之前的大量數據還需要人工來錄入。

  “我國的房地產市場很復雜,住房類型很多,產權狀況多樣,很多住房一直都沒有納入到系統內?!标悋鴱娬f,即使在北京,現有的個人住房信息系統也沒能覆蓋所有的房源。這就意味著,可能僅有一墻之隔,但一邊的住房就存在于官方的數據庫中,而另一邊的住房則一直游離在官方的數據庫外。

  如果個人住房信息系統不能夠覆蓋所有的房源,這個系統就是有缺陷的,即使實現聯網,以此為依據進行房地產建設決策、宏觀調控,效果也會打折扣。

  其次,一些人并不愿意實現個人住房信息聯網。陳國強告訴記者,有一些對推進個人住房信息聯網有決定權的人可能并不想實現聯網,或者不想在當前這個階段實現聯網。

  有關這一點的推測早已遍地開花。從最近幾年落馬的貪官案例來看,住房腐敗問題并不鮮見。房妹、房叔、房姐、房嬸等新稱謂在最近兩年屢屢出現,很多都讓公眾瞠目結舌。

  不僅是貪腐者不愿意將自己的住房納入官方系統,擁有多套住房的富裕人群往往也不愿意被納入這個系統。知名財經評論員葉檀就表示,要去統計高收入人群的財富有多少、資產有多少,長短常困難的,很難得到一個準確的數據。高收入的人群不愿意公開自己的財產,也不愿意成為未來征稅的目標。

  從這個意義上來說,富裕人群也不希望個人住房信息系統實現聯網。除了個人隱私的考量之外,更主要的是擔心將來被征稅。

  “這樣一來,個人住房信息聯網的問題就變得很微妙,這些困難都是現實存在的?!标悋鴱娬f,但只要政府有決心,這些困難也并非不能克服。從整個房地產市場的健康來說,個人住房信息聯網是必須的。

  全國人大財經委法案室原主任朱少平在接受媒體采訪時表示,對住房和城鄉建設部來說,房產信息的采集并聯網,目前已經沒有任何技術問題。但是難點在于,房產的物權關系太復雜,有可能是租的,有可能是支屬的,甚至有可能是幫人代為持有的,這些關聯能不能說明白?

  聯網到底要達到什么目的

  個人住房信息聯網的目的是什么?沒有官方說法。個人住房信息系統的使用規則是什么?沒有官方說法。個人住房信息聯網的時間表是什么?還是沒有官方說法。

  國內一家大型房地產公司的高管表示,“信息公開是中央的要求,對影響大多數人的住房信息系統建設來說,更需要主管部門公開更多更詳盡的信息,但我們就是看不到?!?/p>

  從2010年國務院要求住房和城鄉建設部加快個人住房信息系統建設后,每一次相關信息的出現都是在媒體不斷地追問、預測下披露的,相關部門幾乎沒有主動公開過相關信息?!斑@是一項很基礎的工作,推進的過程中遇到了什么樣的困難?推進的效果怎樣?推進之后要做什么?這些都需要讓公眾知道?!标悋鴱娬f。

  但這些信息卻難以從官方渠道得到回應。在房地產業內,這個問題同樣存在。偉業我愛我家副總裁胡景暉就至今不明白,這個聯網工作到底要達到什么目的。

  這個系統如果已經運行起來,究竟有沒有一個使用規則?哪些部門、哪些人可以通過這個系統獲取別人的住房信息?哪些人的住房信息可以被公開?

  個人住房信息聯網,何時才能露出真面目? (中國青年報)

  距離全國500個城市個人住房信息聯網的最后期限已過去一周,有關個人住房信息聯網的情況卻一直未見官方消息。此前,就有媒體發出聲音,認定住房和城鄉建設部爽約,未能完成500個城市的個人住房信息聯網工作。

  記者就此與住房和城鄉建設部取得聯系,但截至發稿時,該部門依然沒有作出回應。不過,一位接近住房和城鄉建設部的知情人士告訴記者,其實大部分城市的個人住房信息已經與住房和城鄉建設部完成聯網。

  而有名破法專家、原全國人大財經委法案室主任朱少平在接收媒體采訪時表現,對房產信息進行采集并聯網,目前已經不任何技巧問題。然而聯網之后能不能宣布,那就不必定了。

  那么住建部一直不公開相關信息是否有難言之隱?

  為何只干不說

  依照以往的教訓,當實現了某項預先打算的工程后,政府部分都會對外公示,告訴社會本人的工作情形。但在500個城市的個人住房信息聯網工程上,住房跟城鄉建設部始終很少發聲。

  從過往的經驗來看,個人住房信息聯網工作一直堅持的是“只干不說的作風”。

  2010年4月17日,國務院辦公廳發布《國務院關于堅決遏制部分城市房價過快上漲的通知》,第一次對個人住房信息系統建設提出了要求,原話是:住房和城鄉建設部要加快個人住房信息系統的建設。

  到了2011年1月26日,國務院辦公廳1號文件《國務院辦公廳關于進一步做好房地產市場調控工作有關問題的通知》公布。這個文件除了對房地產市場宏觀調控提出更嚴厲的要求外,對個人住房信息系統的建設也再次提出要求:加快個人住房信息系統建設,逐步完善房地產統計基礎數據。

  在這個文件之后,各地紛紛出臺實施細則,有關個人住房信息系統建設的內容紛紛出籠。

  按照住房和城鄉建設部當年的要求,到2011年年底,全國有40個城市需要完成個人住房信息的聯網工作。有意思的是,這個工作從一開端就體現了“低調”的風格。住房和城鄉建設部一直沒有公布40個需要完成聯網的城市名單。這些城市之所以被發明,是由于它們按照國務院的要求,出臺了落實房地產調控的實行細則。在這些細則里,一些城市不僅把住房信息聯網工作列為目的,還落實了經費,提出了問責。

  2011年年底,約定的聯網時間到了,但住房和城鄉建設部同樣沒有對40個城市的個人住房信息聯網工作進行公開。

  不過,2012年7月初,住房和城鄉建設部一位未透露姓名的人士卻對記者證實,40個城市的個人住房信息聯網已經完成,未來該系統或將擴大到500個主要地級市。

  這個說法在今年3月4日才得到住房和城鄉建設部副部長齊驥的證明。

  當時在記者的圍追堵截下,齊驥表示,40個城市的個人住房信息聯網已經完成,今年還將有更多的城市加入。而就在今年的兩會上,齊驥對“更多的城市”作出了具體的界定,那就是到今年6月底將有500個城市實現個人住房信息聯網?!斑@個事情很奇怪,究竟聯網沒聯網,大家都在看著,卻一直看不到住房和城鄉建設部的表態?!敝袊康禺a學會副會長、北京大學房地產研究所所長陳國強說,這個工作是整個房地產市場運行、房地產調控的基礎工作,到底推進得如何,需要主管部門站出來說句話,而不是讓公眾去猜測。

  聯網的現實難度

  多年來,我國一直沒有能建立起一套有關個人住房完整的數據庫,一個人、一個家庭有多少套房子,房子都分布在哪些城市,何時購買,很多信息都游離在相關部門的視線之外。

  理論上說,完成全國所有城市、農村的個人住房信息聯網,是完善我國房地產市場發展的一個重要舉措。這個基礎數據做得怎樣,決定著房地產市場發展、監管的好壞。如果沒有這個數據,房地產的建設就要冒著“拍腦袋”的風險。尤其對保障房建設,如果連個人住房信息都不掌握,又如何能決定要建多少套保障住房?

  住房和城鄉建設部政策研究中心王玨林就曾對記者表示,不掌握具體信息,房地產宏觀調控的很多措施也就無從做起。個人住房信息系統早就該有了。

  從2011年開始的這項工作正是在彌補多年的欠賬。不過,在各地的信息系統建設中,存在著種種困難。首先是數據錄入的工作量太大。

  陳國強告訴記者,由于過去不太重視過這項工作,各地的個人住房信息基礎數據都很不完整,有些城市甚至很差。雖然完成這個數據庫的建立并不需要太高的技術難度,但需要足夠的時間和人力。對很多城市來說,這個工作可能數年都難以完成。

  即使是像北京、上海這樣的城市,個人住房信息數據工作相對做得較好,但同樣存在很多問題。以北京為例,2006年之后才開始推進住房交易網簽,此后的個人住房信息才實現電子化,而在此之前的大量數據還需要人工來錄入。

  “我國的房地產市場很龐雜,住房類型很多,產權狀態多樣,很多住房一直都沒有納入到系統內?!标悋鴱娬f,即使在北京,現有的個人住房信息系統也沒能籠罩所有的房源。這就象征著,可能僅有一墻之隔,但一邊的住房就存在于官方的數據庫中,而另一邊的住房則一直游離在官方的數據庫外。

  如果個人住房信息系統不能夠覆蓋所有的房源,這個系統就是有缺陷的,即使實現聯網,以此為依據進行房地產建設決策、宏觀調控,效果也會打折扣。

  其次,一些人并不愿意實現個人住房信息聯網。陳國強告訴記者,有一些對推進個人住房信息聯網有決定權的人可能并不想實現聯網,或者不想在當前這個階段實現聯網。

  有關這一點的推測早已遍地開花。從最近幾年落馬的貪官案例來看,住房腐爛問題并不鮮見。房妹、房叔、房姐、房嬸等新稱謂在最近兩年屢屢涌現,很多都讓公家瞠目結舌。

  不僅是貪腐者不愿意將自己的住房納入官方系統,擁有多套住房的富裕人群往往也不愿意被納入這個系統。知名財經評論員葉檀就表示,要去統計高收入人群的財富有多少、資產有多少,是異常困難的,很難得到一個準確的數據。高收入的人群不愿意公開自己的財產,也不愿意成為未來征稅的目標。

  從這個意義上來說,充裕人群也不愿望個人住房信息系統實現聯網。除了個人隱私的考量之外,更主要的是擔心將來被征稅。

  “這樣一來,個人住房信息聯網的問題就變得很微妙,這些困難都是現實存在的?!标悋鴱娬f,但只要政府有決心,這些困難也并非不能克服。從整個房地產市場的健康來說,個人住房信息聯網是必須的。

  全國人大財經委法案室原主任朱少平在接受媒體采訪時表示,對住房和城鄉建設部來說,房產信息的采集并聯網,目前已經沒有任何技術問題。但是難點在于,房產的物權關系太復雜,有可能是租的,有可能是親屬的,甚至有可能是幫人代為持有的,這些關系能不能說清楚?

  聯網到底要達到什么目的

  個人住房信息聯網的目的是什么?沒有官方說法。個人住房信息系統的使用規則是什么?沒有官方說法。個人住房信息聯網的時間表是什么?還是沒有官方說法。

  國內一家大型房地產公司的高管表示,“信息公開是中央的要求,對影響大多數人的住房信息系統建設來說,更需要主管部門公開更多更詳盡的信息,但我們就是看不到?!?/p>

  從2010年國務院要求住房和城鄉建設部加快個人住房信息系統建設后,每一次相關信息的出現都是在媒體不斷地追問、猜測下披露的,相關部門幾乎沒有主動公開過相關信息?!斑@是一項很基礎的工作,推進的過程中遇到了什么樣的困難?推進的效果怎樣?推進之后要做什么?這些都需要讓公眾知道?!标悋鴱娬f。

  但這些信息卻難以從官方渠道得到回應。在房地產業內,這個問題同樣存在。偉業我愛我家副總裁胡景暉就至今不明白,這個聯網工作到底要達到什么目的。

  這個系統如果已經運行起來,究竟有沒有一個使用規則?哪些部門、哪些人可以通過這個系統獲取別人的住房信息?哪些人的住房信息可以被公開?

  個人住房信息聯網,何時才能露出真面目? (中國青年報)

  距離全國500個城市個人住房信息聯網的最后期限已過去一周,有關個人住房信息聯網的情況卻一直未見官方消息。此前,就有媒體發出聲音,認定住房和城鄉建設部爽約,未能完成500個城市的個人住房信息聯網工作。

  記者就此與住房和城鄉建設部獲得接洽,但截至發稿時,該部門仍然沒有作出回應。不過,一位瀕臨住房和城鄉建設部的知情人士告訴記者,實在大局部城市的個人住房信息已經與住房和城鄉建設部完成聯網。

  而著名立法專家、原全國人大財經委法案室主任朱少平在接受媒體采訪時表示,對房產信息進行采集并聯網,目前已經沒有任何技術問題。但是聯網之后能不能發布,那就不一定了。

  那么住建部一直不公開相關信息是否有難言之隱?

  為何只干不說

  按照以往的經驗,當完成了某項預先規劃的工程后,政府部門都會對外公示,告知社會自己的工作情況。但在500個城市的個人住房信息聯網工程上,住房和城鄉建設部一直很少發聲。

  從過往的經驗來看,個人住房信息聯網工作一直堅持的是“只干不說的作風”。

  2010年4月17日,國務院辦公廳發布《國務院關于堅定遏制部分城市房價過快上漲的通知》,第一次對個人住房信息系統建設提出了要求,原話是:住房和城鄉建設部要加快個人住房信息系統的建設。

  到了2011年1月26日,國務院辦公廳1號文件《國務院辦公廳關于進一步做好房地產市場調控工作有關問題的通知》公布。這個文件除了對房地產市場宏觀調控提出更嚴厲的要求外,對個人住房信息系統的建設也再次提出要求:加快個人住房信息系統建設,逐步完善房地產統計基礎數據。

  在這個文件之后,各地紛紛出臺實施細則,有關個人住房信息系統建設的內容紛紛出籠。

  按照住房和城鄉建設部當年的要求,到2011年年底,全國有40個城市需要完成個人住房信息的聯網工作。有意思的是,這個工作從一開始就體現了“低調”的作風。住房和城鄉建設部一直沒有公布40個需要完成聯網的城市名單。這些城市之所以被發現,是因為它們按照國務院的要求,出臺了落實房地產調控的實施細則。在這些細則里,一些城市不僅把住房信息聯網工作列為目標,還落實了經費,提出了問責。

  2011年年底,約定的聯網時間到了,但住房和城鄉建設部同樣沒有對40個城市的個人住房信息聯網工作進行公開。

  不過,2012年7月初,住房和城鄉建設部一位未透露姓名的人士卻對記者證實,40個城市的個人住房信息聯網已經完成,未來該系統或將擴大到500個主要地級市。

  這個說法在今年3月4日才得到住房和城鄉建設部副部長齊驥的證實。

  當時在記者的圍追堵截下,齊驥表示,40個城市的個人住房信息聯網已經完成,今年還將有更多的城市加入。而就在今年的兩會上,齊驥對“更多的城市”作出了具體的界定,那就是到今年6月底將有500個城市實現個人住房信息聯網?!斑@個事情很奇怪,究竟聯網沒聯網,大家都在看著,卻一直看不到住房和城鄉建設部的表態?!敝袊康禺a學會副會長、北京大學房地產研究所所長陳國強說,這個工作是整個房地產市場運行、房地產調控的基礎工作,到底推進得如何,需要主管部門站出來說句話,而不是讓公眾去猜測。

  聯網的現實難度

  多年來,我國一直沒有能建立起一套有關個人住房完整的數據庫,一個人、一個家庭有多少套房子,房子都分布在哪些城市,何時購買,很多信息都游離在相關部門的視線之外。

  理論上說,完成全國所有城市、農村的個人住房信息聯網,是完善我國房地產市場發展的一個重要舉措。這個基礎數據做得怎樣,決定著房地產市場發展、監管的好壞。如果沒有這個數據,房地產的建設就要冒著“拍腦袋”的風險。尤其對保障房建設,如果連個人住房信息都不掌握,又如何能決定要建多少套保障住房?

  住房和城鄉建設部政策研究中心王玨林就曾對記者表示,不掌握具體信息,房地產宏觀調控的很多措施也就無從做起。個人住房信息系統早就該有了。

  從2011年開始的這項工作正是在彌補多年的欠賬。不過,在各地的信息系統建設中,存在著種種困難。首先是數據錄入的工作量太大。

  陳國強告訴記者,由于過去不太重視過這項工作,各地的個人住房信息基礎數據都很不完整,有些城市甚至很差。雖然完成這個數據庫的建立并不需要太高的技術難度,但需要足夠的時間和人力。對很多城市來說,這個工作可能數年都難以完成。

  即使是像北京、上海這樣的城市,個人住房信息數據工作相對做得較好,但同樣存在很多問題。以北京為例,2006年之后才開始推進住房交易網簽,此后的個人住房信息才實現電子化,而在此之前的大量數據還需要人工來錄入。

  “我國的房地產市場很復雜,住房類型很多,產權狀況多樣,很多住房一直都沒有納入到系統內?!标悋鴱娬f,即使在北京,現有的個人住房信息系統也沒能覆蓋所有的房源。這就意味著,可能僅有一墻之隔,但一邊的住房就存在于官方的數據庫中,而另一邊的住房則一直游離在官方的數據庫外。

  如果個人住房信息系統不可以覆蓋所有的房源,這個系統就是出缺陷的,即使實現聯網,以此為依據進行房地產建設決策、宏觀調控,效果也會打折扣。

  其次,一些人并不愿意實現個人住房信息聯網。陳國強告訴記者,有一些對推進個人住房信息聯網有決定權的人可能并不想實現聯網,或者不想在當前這個階段實現聯網。

  有關這一點的推測早已遍地開花。從最近幾年落馬的貪官案例來看,住房腐敗問題并不鮮見。房妹、房叔、房姐、房嬸等新稱謂在最近兩年屢屢出現,很多都讓公眾瞠目結舌。

  不僅是貪腐者不愿意將自己的住房納入官方系統,領有多套住房的富裕人群往往也不違心被納入這個系統。著名財經評論員葉檀就表示,要去統計高收入人群的財產有多少、資產有多少,是十分困難的,很難得到一個正確的數據。高收入的人群不樂意公開自己的財產,也不愿意成為未來征稅的目標。

  從這個意義上來說,富裕人群也不希望個人住房信息系統實現聯網。除了個人隱私的考量之外,更主要的是擔心將來被征稅。

  “這樣一來,個人住房信息聯網的問題就變得很微妙,這些困難都是現實存在的?!标悋鴱娬f,但只要政府有決心,這些困難也并非不能克服。從整個房地產市場的健康來說,個人住房信息聯網是必須的。

  全國人大財經委法案室原主任朱少平在接受媒體采訪時表示,對住房和城鄉建設部來說,房產信息的采集并聯網,目前已經沒有任何技術問題。但是難點在于,房產的物權關系太復雜,有可能是租的,有可能是親屬的,甚至有可能是幫人代為持有的,這些關系能不能說清晰?

  聯網到底要到達什么目標

  個人住房信息聯網的目的是什么?沒有官方說法。個人住房信息系統的使用規則是什么?沒有官方說法。個人住房信息聯網的時間表是什么?還是沒有官方說法。

  國內一家大型房地產公司的高管表示,“信息公開是中央的要求,對影響大多數人的住房信息系統建設來說,更需要主管部門公開更多更詳盡的信息,但我們就是看不到?!?/p>

  從2010年國務院要求住房和城鄉建設部加快個人住房信息系統建設后,每一次相關信息的出現都是在媒體一直地追問、預測下表露的,相關部門簡直沒有自動公開過相關信息?!斑@是一項很基礎的工作,推進的進程中碰到了什么樣的困難?推進的效果怎樣?推進之后要做什么?這些都需要讓公眾曉得?!标悋鴱娬f。

  但這些信息卻難以從官方渠道得到回應。在房地產業內,這個問題同樣存在。偉業我愛我家副總裁胡景暉就至今不明確,這個聯網工作到底要達到什么目的。

  這個系統如果已經運行起來,究竟有沒有一個使用規則?哪些部門、哪些人可以通過這個系統獲取別人的住房信息?哪些人的住房信息可以被公開?

  個人住房信息聯網,何時才干露出真面目? (中國青年報)

  距離全國500個城市個人住房信息聯網的最后期限已過去一周,有關個人住房信息聯網的情況卻一直未見官方消息。此前,就有媒體發出聲音,認定住房和城鄉建設部爽約,未能完成500個城市的個人住房信息聯網工作。

  記者就此與住房和城鄉建設部取得聯系,但截至發稿時,該部門依然沒有作出回應。不過,一位靠近住房和城鄉建設部的知情人士告訴記者,其實大部門城市的個人住房信息已經與住房和城鄉建設部完成聯網。

  而著名立法專家、原全國人大財經委法案室主任朱少平在接受媒體采訪時表示,對房產信息進行采集并聯網,目前已經沒有任何技術問題。但是聯網之后能不能發布,那就不一定了。

  那么住建部一直不公開相關信息是否有難言之隱?

  為何只干不說

  按照以往的經驗,當完成了某項預先計劃的工程后,政府部門都會對外公示,告知社會自己的工作情況。但在500個城市的個人住房信息聯網工程上,住房和城鄉建設部一直很少發聲。

  從過往的經驗來看,個人住房信息聯網工作一直堅持的是“只干不說的作風”。

  2010年4月17日,國務院辦公廳發布《國務院關于堅決遏制部分城市房價過快上漲的通知》,第一次對個人住房信息系統建設提出了要求,原話是:住房和城鄉建設部要加快個人住房信息系統的建設。

  到了2011年1月26日,國務院辦公廳1號文件《國務院辦公廳對于進一步做好房地產市場調控工作有關問題的告訴》頒布。這個文件除了對房地產市場宏觀調控提出更嚴格的要求外,對個人住房信息體系的建設也再次提出請求:加快個人住房信息系統建設,逐漸完善房地產統計基礎數據。

  在這個文件之后,各地紛紜出臺實施細則,有關個人住房信息系統建設的內容紛紛出籠。

  按照住房和城鄉建設部當年的要求,到2011年年底,全國有40個城市需要完成個人住房信息的聯網工作。有意思的是,這個工作從一開始就體現了“低調”的作風。住房和城鄉建設部一直沒有公布40個需要完成聯網的城市名單。這些城市之所以被發現,是因為它們按照國務院的要求,出臺了落實房地產調控的實施細則。在這些細則里,一些城市不僅把住房信息聯網工作列為目標,還落實了經費,提出了問責。

  2011年年底,約定的聯網時間到了,但住房和城鄉建設部同樣沒有對40個城市的個人住房信息聯網工作進行公開。

  不過,2012年7月初,住房和城鄉建設部一位未泄漏姓名的人士卻對記者證實,40個城市的個人住房信息聯網已經完成,未來該系統或將擴大到500個主要地級市。

  這個說法在今年3月4日才得到住房和城鄉建設部副部長齊驥的證實。

  當時在記者的圍追堵截下,齊驥表示,40個城市的個人住房信息聯網已經完成,今年還將有更多的城市加入。而就在今年的兩會上,齊驥對“更多的城市”作出了具體的界定,那就是到今年6月底將有500個城市實現個人住房信息聯網?!斑@個事情很奇怪,究竟聯網沒聯網,大家都在看著,卻一直看不到住房和城鄉建設部的表態?!敝袊康禺a學會副會長、北京大學房地產研究所所長陳國強說,這個工作是整個房地產市場運行、房地產調控的基礎工作,到底推進得如何,需要主管部門站出來說句話,而不是讓公眾去猜測。

  聯網的現實難度

  多年來,我國一直沒有能建立起一套有關個人住房完整的數據庫,一個人、一個家庭有多少套房子,房子都分布在哪些城市,何時購買,很多信息都游離在相關部門的視線之外。

  理論上說,完成全國所有城市、農村的個人住房信息聯網,是完善我國房地產市場發展的一個重要措施。這個基礎數據做得怎樣,決定著房地產市場發展、監管的好壞。如果沒有這個數據,房地產的建設就要冒著“拍腦袋”的風險。尤其對保障房建設,如果連個人住房信息都不把握,又如何能決定要建多少套保障住房?

  住房和城鄉建設部政策研究中央王玨林就曾對記者表示,不掌握具體信息,房地產宏觀調控的很多措施也就無從做起。個人住房信息系統早就該有了。

  從2011年開始的這項工作正是在填補多年的欠賬。不過,在各地的信息系統建設中,存在著種種困難。首先是數據錄入的工作量太大。

  陳國強告訴記者,因為過去不太看重過這項工作,各地的個人住房信息基礎數據都很不完整,有些城市甚至很差。雖然完成這個數據庫的建立并不需要太高的技術難度,但需要足夠的時間和人力。對很多城市來說,這個工作可能數年都難以完成。

  即使是像北京、上海這樣的城市,個人住房信息數據工作相對做得較好,但同樣存在很多問題。以北京為例,2006年之后才開始推進住房交易網簽,此后的個人住房信息才實現電子化,而在此之前的大量數據還需要人工來錄入。

  “我國的房地產市場很復雜,住房類型很多,產權狀況多樣,很多住房一直都沒有納入到系統內?!标悋鴱娬f,即使在北京,現有的個人住房信息系統也沒能覆蓋所有的房源。這就意味著,可能僅有一墻之隔,但一邊的住房就存在于官方的數據庫中,而另一邊的住房則一直游離在官方的數據庫外。

  如果個人住房信息系統不可能覆蓋所有的房源,這個系統就是有缺點的,即使實現聯網,以此為根據進行房地產建設決議、宏觀調控,后果也會打折扣。

  其次,一些人并不樂意實現個人住房信息聯網。陳國強告知記者,有一些對推動個人住房信息聯網有決議權的人可能并不想實現聯網,或者不想在當前這個階段實現聯網。

  有關這一點的推測早已遍地開花。從最近幾年落馬的貪官案例來看,住房腐敗問題并不鮮見。房妹、房叔、房姐、房嬸等新稱謂在最近兩年屢屢出現,很多都讓公眾瞠目結舌。

  不僅是貪腐者不愿意將自己的住房納入官方系統,擁有多套住房的富裕人群往往也不愿意被納入這個系統。知名財經評論員葉檀就表示,要去統計高收入人群的財富有多少、資產有多少,是非常困難的,很難得到一個準確的數據。高收入的人群不愿意公開自己的財產,也不愿意成為未來征稅的目標。

  從這個意思上來說,富饒人群也不盼望個人住房信息系統實現聯網。除了個人隱衷的考量之外,更主要的是擔憂未來被納稅。

  “這樣一來,個人住房信息聯網的問題就變得很微妙,這些困難都是現實存在的?!标悋鴱娬f,但只要政府有決心,這些困難也并非不能克服。從整個房地產市場的健康來說,個人住房信息聯網是必須的。

  全國人大財經委法案室原主任朱少平在接受媒體采訪時表示,對住房和城鄉建設部來說,房產信息的采集并聯網,目前已經沒有任何技術問題。但是難點在于,房產的物權關系太復雜,有可能是租的,有可能是親屬的,甚至有可能是幫人代為持有的,這些關系能不能說清楚?

  聯網到底要達到什么目的

  個人住房信息聯網的目的是什么?沒有官方說法。個人住房信息系統的使用規則是什么?沒有官方說法。個人住房信息聯網的時間表是什么?還是沒有官方說法。

  國內一家大型房地產公司的高管表示,“信息公開是中央的要求,對影響大多數人的住房信息系統建設來說,更需要主管部門公開更多更詳盡的信息,但我們就是看不到?!?/p>

  從2010年國務院要求住房和城鄉建設部加快個人住房信息系統建設后,每一次相關信息的出現都是在媒體不斷地追問、猜測下披露的,相關部門幾乎沒有主動公開過相關信息?!斑@是一項很基礎的工作,推進的過程中遇到了什么樣的困難?推進的效果怎樣?推進之后要做什么?這些都需要讓公眾知道?!标悋鴱娬f。

  但這些信息卻難以從官方渠道得到回應。在房地產業內,這個問題同樣存在。偉業我愛我家副總裁胡景暉就至今不明白,這個聯網工作到底要達到什么目的。

  這個系統如果已經運行起來,究竟有沒有一個使用規則?哪些部門、哪些人可以通過這個系統獲取別人的住房信息?哪些人的住房信息可以被公開?

  個人住房信息聯網,何時才能露出真面目? (中國青年報)

  距離全國500個城市個人住房信息聯網的最后期限已過去一周,有關個人住房信息聯網的情況卻一直未見官方消息。此前,就有媒體發出聲音,認定住房和城鄉建設部爽約,未能完成500個城市的個人住房信息聯網工作。

  記者就此與住房和城鄉建設部取得聯系,但截至發稿時,該部門依然沒有作出回應。不過,一位接近住房和城鄉建設部的知情人士告訴記者,其實大部分城市的個人住房信息已經與住房和城鄉建設部完成聯網。

  而著名立法專家、原全國人大財經委法案室主任朱少平在接受媒體采訪時表示,對房產信息進行采集并聯網,目前已經沒有任何技術問題。但是聯網之后能不能發布,那就不一定了。

  那么住建部一直不公開相關信息是否有難言之隱?

  為何只干不說

  按照以往的經驗,當完成了某項預先方案的工程后,政府部門都會對外公示,告知社會自己的工作情況。但在500個城市的個人住房信息聯網工程上,住房和城鄉建設部一直很少發聲。

  從過往的經驗來看,個人住房信息聯網工作一直堅持的是“只干不說的作風”。

  2010年4月17日,國務院辦公廳發布《國務院關于堅決遏制部分城市房價過快上漲的通知》,第一次對個人住房信息系統建設提出了要求,原話是:住房和城鄉建設部要加快個人住房信息系統的建設。

  到了2011年1月26日,國務院辦公廳1號文件《國務院辦公廳關于進一步做好房地產市場調控工作有關問題的通知》公布。這個文件除了對房地產市場宏觀調控提出更嚴厲的要求外,對個人住房信息系統的建設也再次提出要求:加快個人住房信息系統建設,逐步完善房地產統計基礎數據。

  在這個文件之后,各地紛紛出臺實施細則,有關個人住房信息系統建設的內容紛紛出籠。

  按照住房和城鄉建設部當年的要求,到2011年年底,全國有40個城市需要完成個人住房信息的聯網工作。有意思的是,這個工作從一開始就體現了“低調”的作風。住房和城鄉建設部一直沒有公布40個需要完成聯網的城市名單。這些城市之所以被發現,是因為它們按照國務院的要求,出臺了落實房地產調控的實施細則。在這些細則里,一些城市不僅把住房信息聯網工作列為目標,還落實了經費,提出了問責。

  2011年年底,約定的聯網時間到了,但住房和城鄉建設部同樣沒有對40個城市的個人住房信息聯網工作進行公開。

  不過,2012年7月初,住房和城鄉建設部一位未透露姓名的人士卻對記者證實,40個城市的個人住房信息聯網已經完成,未來該系統或將擴大到500個主要地級市。

  這個說法在今年3月4日才得到住房和城鄉建設部副部長齊驥的證實。

  當時在記者的圍追切斷下,齊驥表示,40個城市的個人住房信息聯網已經完成,今年還將有更多的城市參加。而就在今年的兩會上,齊驥對“更多的城市”作出了具體的界定,那就是到今年6月底將有500個城市實現個人住房信息聯網?!斑@個事件很奇異,究竟聯網沒聯網,大家都在看著,卻一直看不到住房和城鄉建設部的表態?!敝袊康禺a學會副會長、北京大學房地產研究所所長陳國強說,這個工作是整個房地產市場運行、房地產調控的基礎工作,到底推進得如何,需要主管部門站出來說句話,而不是讓公眾去猜想。

  聯網的現實難度

  多年來,我國一直沒有能建立起一套有關個人住房完整的數據庫,一個人、一個家庭有多少套房子,房子都分布在哪些城市,何時購買,很多信息都游離在相關部門的視線之外。

  理論上說,完成全國所有城市、農村的個人住房信息聯網,是完善我國房地產市場發展的一個重要舉措。這個基礎數據做得怎樣,決定著房地產市場發展、監管的好壞。如果沒有這個數據,房地產的建設就要冒著“拍腦袋”的風險。尤其對保障房建設,如果連個人住房信息都不掌握,又如何能決定要建多少套保障住房?

  住房和城鄉建設部政策研究中央王玨林就曾對記者表示,不掌握詳細信息,房地產宏觀調控的很多措施也就無從做起。個人住房信息系統早就該有了。

  從2011年開始的這項工作正是在彌補多年的欠賬。不過,在各地的信息系統建設中,存在著種種困難。首先是數據錄入的工作量太大。

  陳國強告訴記者,因為過去不太器重過這項工作,各地的個人住房信息基本數據都很不完全,有些城市甚至很差。固然完成這個數據庫的樹立并不須要太高的技術難度,但需要足夠的時光和人力。對良多城市來說,這個工作可能數年都難以完成。

  即使是像北京、上海這樣的城市,個人住房信息數據工作相對做得較好,但同樣存在很多問題。以北京為例,2006年之后才開始推進住房交易網簽,此后的個人住房信息才實現電子化,而在此之前的大量數據還需要人工來錄入。

  “我國的房地產市場很復雜,住房類型很多,產權狀況多樣,很多住房一直都沒有納入到系統內?!标悋鴱娬f,即使在北京,現有的個人住房信息系統也沒能覆蓋所有的房源。這就意味著,可能僅有一墻之隔,但一邊的住房就存在于官方的數據庫中,而另一邊的住房則一直游離在官方的數據庫外。

  如果個人住房信息系統不能夠覆蓋所有的房源,這個系統就是有缺陷的,即使實現聯網,以此為依據進行房地產建設決策、宏觀調控,效果也會打折扣。

  其次,一些人并不愿意實現個人住房信息聯網。陳國強告訴記者,有一些對推進個人住房信息聯網有決定權的人可能并不想實現聯網,或者不想在當前這個階段實現聯網。

  有關這一點的推測早已遍地開花。從最近幾年落馬的貪官案例來看,住房腐敗問題并不鮮見。房妹、房叔、房姐、房嬸等新稱謂在最近兩年屢屢出現,很多都讓公眾瞠目結舌。

  不僅是貪腐者不愿意將自己的住房納入官方系統,占有多套住房的富裕人群往往也不愿意被納入這個系統。著名財經評論員葉檀就表示,要去統計高收入人群的財富有多少、資產有多少,是無比困難的,很難得到一個精確的數據。高收入的人群不愿意公開自己的財產,也不愿意成為未來征稅的目標。

  從這個意義上來說,富裕人群也不希望個人住房信息系統實現聯網。除了個人隱私的考量之外,更主要的是擔心將來被征稅。

  “這樣一來,個人住房信息聯網的問題就變得很微妙,這些困難都是現實存在的?!标悋鴱娬f,但只要政府有決心,這些困難也并非不能克服。從整個房地產市場的健康來說,個人住房信息聯網是必須的。

  全國人大財經委法案室原主任朱少平在接受媒體采訪時表示,對住房和城鄉建設部來說,房產信息的采集并聯網,目前已經沒有任何技術問題。但是難點在于,房產的物權關系太復雜,有可能是租的,有可能是親屬的,甚至有可能是幫人代為持有的,這些關系能不能說清楚?

  聯網到底要達到什么目的

  個人住房信息聯網的目的是什么?沒有官方說法。個人住房信息系統的使用規則是什么?沒有官方說法。個人住房信息聯網的時間表是什么?仍是沒有官方說法。

  國內一家大型房地產公司的高管表示,“信息公開是中央的要求,對影響大多數人的住房信息系統建設來說,更需要主管部門公開更多更詳盡的信息,但我們就是看不到?!?/p>

  從2010年國務院要求住房和城鄉建設部加快個人住房信息系統建設后,每一次相關信息的出現都是在媒體不斷地追問、猜測下披露的,相關部門幾乎沒有主動公開過相關信息?!斑@是一項很基礎的工作,推進的過程中遇到了什么樣的困難?推進的效果怎樣?推進之后要做什么?這些都需要讓公眾知道?!标悋鴱娬f。

  但這些信息卻難以從官方渠道得到回應。在房地產業內,這個問題同樣存在。偉業我愛我家副總裁胡景暉就至今不明白,這個聯網工作到底要達到什么目的。

  這個系統如果已經運行起來,究竟有沒有一個使用規則?哪些部門、哪些人可以通過這個系統獲取別人的住房信息?哪些人的住房信息可以被公開?

  個人住房信息聯網,何時才能露出真面目? (中國青年報)

  間隔全國500個城市個人住房信息聯網的最后期限已從前一周,有關個人住房信息聯網的情況卻一直未見官方新聞。此前,就有媒體發出聲音,認定住房和城鄉建設部爽約,未能完成500個城市的個人住房信息聯網工作。

  記者就此與住房和城鄉建設部取得聯系,但截至發稿時,該部門依然沒有作出回應。不過,一位接近住房和城鄉建設部的知情人士告訴記者,其實大部分城市的個人住房信息已經與住房和城鄉建設部完成聯網。

  而著名立法專家、原全國人大財經委法案室主任朱少平在接受媒體采訪時表示,對房產信息進行采集并聯網,目前已經沒有任何技術問題。但是聯網之后能不能發布,那就不一定了。

  那么住建部一直不公開相關信息是否有難言之隱?

  為何只干不說

  按照以往的經驗,當完成了某項預先籌劃的工程后,政府部門都會對外公示,告知社會自己的工作情況。但在500個城市的個人住房信息聯網工程上,住房和城鄉建設部一直很少發聲。

  從過往的經驗來看,個人住房信息聯網工作一直保持的是“只干不說的作風”。

  2010年4月17日,國務院辦公廳發布《國務院關于堅決遏制部分城市房價過快上漲的通知》,第一次對個人住房信息系統建設提出了要求,原話是:住房和城鄉建設部要加快個人住房信息系統的建設。

  到了2011年1月26日,國務院辦公廳1號文件《國務院辦公廳關于進一步做好房地產市場調控工作有關問題的通知》公布。這個文件除了對房地產市場宏觀調控提出更嚴厲的要求外,對個人住房信息系統的建設也再次提出要求:加快個人住房信息系統建設,逐步完善房地產統計基礎數據。

  在這個文件之后,各地紛紛出臺實施細則,有關個人住房信息系統建設的內容紛紛出籠。

  按照住房和城鄉建設部當年的要求,到2011年年底,全國有40個城市需要完成個人住房信息的聯網工作。有意思的是,這個工作從一開始就體現了“低調”的作風。住房和城鄉建設部一直沒有公布40個需要完成聯網的城市名單。這些城市之所以被發現,是因為它們按照國務院的要求,出臺了落實房地產調控的實施細則。在這些細則里,一些城市不僅把住房信息聯網工作列為目標,還落實了經費,提出了問責。

  2011年年底,商定的聯網時間到了,但住房和城鄉建設部同樣沒有對40個城市的個人住房信息聯網工作進行公開。

  但是,2012年7月初,住房和城鄉建設部一位未流露姓名的人士卻對記者證明,40個城市的個人住房信息聯網已經完成,將來該系統或將擴展到500個重要地級市。

  這個說法在今年3月4日才得到住房和城鄉建設部副部長齊驥的證實。

  當時在記者的圍追堵截下,齊驥表示,40個城市的個人住房信息聯網已經完成,今年還將有更多的城市加入。而就在今年的兩會上,齊驥對“更多的城市”作出了具體的界定,那就是到今年6月底將有500個城市實現個人住房信息聯網?!斑@個事情很奇怪,究竟聯網沒聯網,大家都在看著,卻一直看不到住房和城鄉建設部的表態?!敝袊康禺a學會副會長、北京大學房地產研究所所長陳國強說,這個工作是整個房地產市場運行、房地產調控的基礎工作,到底推進得如何,需要主管部門站出來說句話,而不是讓公眾去猜測。

  聯網的現實難度

  多年來,我國一直沒有能建立起一套有關個人住房完整的數據庫,一個人、一個家庭有多少套房子,房子都分布在哪些城市,何時購買,很多信息都游離在相關部門的視線之外。

  實踐上說,完玉成國所有城市、鄉村的個人住房信息聯網,是完美我國房地產市場發展的一個主要舉動。這個基礎數據做得怎么,決定著房地產市場發展、監管的好壞。假如沒有這個數據,房地產的建設就要冒著“拍腦袋”的危險。尤其對保障房建設,如果連個人住房信息都不控制,又如何能決定要建多少套保障住房?

  住房和城鄉建設部政策研討核心王玨林就曾對記者表示,不掌握詳細信息,房地產宏觀調控的很多辦法也就無從做起。個人住房信息系統早就該有了。

  從2011年開始的這項工作恰是在補充多年的欠賬。不過,在各地的信息系統建設中,存在著種種困難。首先是數據錄入的工作量太大。

  陳國強告訴記者,由于過去不太重視過這項工作,各地的個人住房信息基礎數據都很不完整,有些城市甚至很差。雖然完成這個數據庫的建立并不需要太高的技術難度,但需要足夠的時間和人力。對很多城市來說,這個工作可能數年都難以完成。

  即便是像北京、上海這樣的城市,個人住房信息數據工作絕對做得較好,但同樣存在許多問題。以北京為例,2006年之后才開始推進住房交易網簽,爾后的個人住房信息才實現電子化,而在此之前的大批數據還需要人工來錄入。

  “我國的房地產市場很復雜,住房類型很多,產權狀況多樣,很多住房一直都沒有納入到系統內?!标悋鴱娬f,即使在北京,現有的個人住房信息系統也沒能覆蓋所有的房源。這就意味著,可能僅有一墻之隔,但一邊的住房就存在于官方的數據庫中,而另一邊的住房則一直游離在官方的數據庫外。

  如果個人住房信息系統不能夠覆蓋所有的房源,這個系統就是有缺陷的,即使實現聯網,以此為依據進行房地產建設決策、宏觀調控,效果也會打折扣。

  其次,一些人并不愿意實現個人住房信息聯網。陳國強告訴記者,有一些對推進個人住房信息聯網有決定權的人可能并不想實現聯網,或者不想在當前這個階段實現聯網。

  有關這一點的揣測早已遍地開花。從最近多少年落馬的貪官案例來看,住房腐朽問題并不鮮見。房妹、房叔、房姐、房嬸等新稱呼在最近兩年每每呈現,很多都讓大眾瞠目結舌。

  不僅是貪腐者不愿意將自己的住房納入官方系統,擁有多套住房的富裕人群往往也不愿意被納入這個系統。知名財經評論員葉檀就表示,要去統計高收入人群的財富有多少、資產有多少,是非常困難的,很難得到一個準確的數據。高收入的人群不愿意公開自己的財產,也不愿意成為未來征稅的目標。

  從這個意義上來說,富裕人群也不生機個人住房信息系統實現聯網。除了個人隱私的考量之外,更主要的是擔心將來被征稅。

  “這樣一來,個人住房信息聯網的問題就變得很奧妙,這些艱苦都是事實存在的?!标悋鴱娬f,但只有政府有信心,這些難題也并非不能戰勝。從全部房地產市場的健康來說,個人住房信息聯網是必需的。

  全國人大財經委法案室原主任朱少平在接受媒體采訪時表示,對住房和城鄉建設部來說,房產信息的采集并聯網,目前已經沒有任何技術問題。但是難點在于,房產的物權關系太復雜,有可能是租的,有可能是親屬的,甚至有可能是幫人代為持有的,這些關系能不能說清楚?

  聯網到底要達到什么目的

  個人住房信息聯網的目的是什么?沒有官方說法。個人住房信息系統的使用規則是什么?沒有官方說法。個人住房信息聯網的時間表是什么?還是沒有官方說法。

  海內一家大型房地產公司的高管表示,“信息公然是中心的要求,對影響大多數人的住房信息系統建設來說,更需要主管部門公開更多更詳盡的信息,但咱們就是看不到?!?/p>

  從2010年國務院要求住房和城鄉建設部加快個人住房信息系統建設后,每一次相關信息的出現都是在媒體不斷地追問、猜測下披露的,相關部門幾乎沒有主動公開過相關信息?!斑@是一項很基礎的工作,推進的過程中遇到了什么樣的困難?推進的效果怎樣?推進之后要做什么?這些都需要讓公眾知道?!标悋鴱娬f。

  但這些信息卻難以從官方渠道得到回應。在房地工業內,這個問題同樣存在。偉業我愛我家副總裁胡景暉就至今不清楚,這個聯網工作到底要達到什么目的。

  這個系統如果已經運行起來,畢竟有沒有一個應用規矩?哪些部門、哪些人能夠通過這個系統獲取別人的住房信息?哪些人的住房信息可以被公開?

  個人住房信息聯網,何時能力露出真面目? (中國青年報)


分享到:
小技巧:百度搜索“橘子團網游戲頻道”可找到本站
?

玩家評論

評價:   |  剩余字數:395
請在下面文本框輸入要回復/評論的內容,和諧社會,免遭跨省追捕,你懂的。
      登錄后可以留下你的昵稱,還能獲得評論積分哦
  點擊我更換圖片   點擊圖片更換驗證碼

已有 條評論

查看:最新發表 看好評 看中立 看差評

?
?

一周熱點 新聞 產業

?
安徽快3开奖结果今天开奖号码 股票杠杆平台有哪些 pc蛋蛋群 赛车pk10开奖官网 黄大仙论坛三字解平特一肖 送彩金的捕鱼平台 今天财神在哪个方位 资产管理私募证券投资基金 哪个平台有湖南幸运赛车 腾讯分分彩技巧知道 三肖必中特期期准